是Garny不是咖喱

这里是沉迷小飞机们的美色的咖喱,小飞机和小跑车是普神的珍宝谢谢不接受反驳。杂食党什么都能吃刀糖不忌欢迎来找我玩谢谢。(请做好被各种破下限的段子糊一脸的准备谢谢)

Qing的故事跟設定

暖男看起来是很不错的设定哎www心理创伤什么的就交给我的小天使来治愈吧www

“所以说,这就是事情发生的全部,是吗?”高大的年轻狮鹫小心翼翼的展开自己宽大的翅膀罩住了情绪有点些微失控的摩托,试图给予对方哪怕一点点的安慰。


“嗯……是的啊……”狮鹫的翅膀宽大扎实,恰到好处的抚慰让Qing的心情安稳了下来,“让你看到这么失态的我真是太失礼了…希望不要放在心上。”真是失态,向来温柔的大型摩托有点尴尬的想着,一边在内心悄悄的计了Fall一笔——居然敢以心理辅导的名义骗他出来相亲,是怕他搭档找不到火种伴侣吗?可不要小瞧任何温柔的人呐,谁知道他们切开来是不是黑的?——一边暗地里感谢对方并没有在意这一点点的失控。


  然而下一秒微微颤抖的手就被对方尖锐的利爪轻轻捧起,高大的狮鹫小心翼翼的捧起对方的手,哪怕是见识过对方单体近战杀伤力的Qing都不禁感叹起现在他捧起自己手掌的细心与珍护,就好像现在他手上捧着的是一个无比华美而易碎的至宝,而不是一个历经过无数战场与硝烟的战士持枪的双手。


鹫尾把这双手捧在眼前细细的端详,感谢自己如同鹰隼般锐利的金色光镜可以细致的把对方手上每一处细小的磨损都呈现在自己的处理器里,狮鹫的族人生来就都是战士,哪怕四百万年以来的闭世不出也无法磨损那遗传与中央处理器中属于战场的数据模块,这也让他能够轻易的读懂并且这每一处磨损中所蕴含的故事。而他也能清楚的明白,仅凭刚刚的那一则故事还无法概括这长达整整四百万年的内战给对方机体上留下的磨损。


  长久的沉默与对方细致入微的目光让Qing有点尴尬,他试着开口:“嘿,孩子。我知道你比我年轻的多,你不知道这四百万年的内战给我…我们都留下了怎么样的伤痕,有的时候他们就是太深刻了……”不不不,才一出口Qing就开始懊恼起自己的措辞,这话听上去太过,生疏了,他不确定这个年轻的殖民者会不会喜欢,而自己会不会给他留下了一个糟糕的印象——他还年轻,他应该享受和平的美好,而不是听一个有着战争后遗症的士兵向他揭露人心的肮脏和高层的堕落,起码不是现在,起码不是他——


  “你是一个战士,”鹫尾抬头,他用自己耀眼的金色光镜灼灼的注视着面前有点忐忑不安的大型摩托,清亮的嗓音如同他变形形态嘹亮的鹰啼,“狮鹫永远会为一个战士献上应有的尊敬,也会为一个命定的伴侣献上全部的忠诚,虽然我还不了解你,但是就像我朋友说的,我们可以先成为挚友,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来听你讲述你过去的故事,我也会用足够的生命和勇气来陪伴你未来生命里的每一场冒险,直到你已经习惯了我的存在,直到你愿意为我打开你的火种舱,直到我们的火种交融的那一刻——我都是有时间陪在你身边的。Qing,虽然这样可能十分冒昧,但是我请问你能否接受我申请的,以结为火种伴侣为目的的陪伴?”

  希望没有OOC掉你的Qing哎www我家儿子果然还是想谈一场细水长流的恋爱啊OuO请务必同意他的陪伴呐——说到底,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里,他也还是孤独的呀。

藍兒:

名字:Qing
性別:男的
性格:溫柔體貼ww是暖男
Ps.他的目鏡可以往上推
形態:大型摩托車
派別:博派(但是他會說他不是博派)是一位先鋒隊隊長,曾帶領小隊無數戰爭,當他接到要帶一群新人去狂派某個實驗室的任務。他發覺怪怪的但是不能違背命令帶領著新人跟伙伴一同前往。當他跟他的小隊還有伙伴來到這裡時,很小心翼翼的躲藏走到實驗室,他去竊取實驗室裡的資料,其他人看守著外面。
當他竊取完他發覺他中對方的計他竊取完往後看,他的伙伴和小隊都被狂派的人抓住,當他準備拿刀時他被後面的人踩在腳下。"呵一個先鋒小隊長竟然犯下這種錯"那人繼續踩
"你!!你放開我的小隊"Qing說著
"隊長!!啊!""轟"一位狂派把槍對準一位新人的肚子轟下去狂派放開那名新人,新人倒下流著藍色的液體
"Ryan!!!!放開我!!!!"Qing使勁想站起來但還不是不行
"隊長...願..火種..."因失血過多Ryan熄滅了火種"喔?想救他也沒用啦哈哈哈哈哈*那踩著他的狂派大笑順便下令
"啊!隊長!""對不起隊長"兩個人死於刀下回歸火種
當一位狂派殺到最後一人。
"不不不不!!!!!!別殺了他住手!!!!!"Qing流淚看著那人"喔?難道這位是你的好兄弟啊?殺了他"那狂派看著Qing下了命令
"哥哥....對不起了..."他流眼淚微笑看著Qing肚子被槍轟成一個洞。
"Tasr!!!!!!不不你別啊!!!你這個惡魔!!!!啊!"看到Tasr火種熄滅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力氣。
他用手抓住踩著他的腳,用力的甩出去離開身上,他左手变成槍右手变成刀對著一群狂派,他已喪失理智只知道要報仇沒想到對策而打了起來。
最後敗在狂派的刀刃下。
"唔!!!!啊!"看著狂派的刀刃插進胸膛流著藍色的液體嘴巴也是
"哈哈哈!!!你可以跟著你的弟弟一起死去了哈哈哈!!"他拔出刀液體瞬間爆多,Qing因失血過多昏了過去。
"噢…好痛"Qing醒來發現他是在某個廢墟,因受傷他不能变形。
"該死.....這裡到處都有屍體"Qing捂住嘴巴慢慢的扶著牆壁。
"是的他們已死了"一位狂派走過來,Qing馬上躲在屍體後面
"好的我會馬上送能量晶體過去"是某位博派的聲音,Qing一聽就聽出來,那名狂派走出去後,Qing在這廢墟休息幾天。
"好了可以了!趕快回去通知!"Qing变形成摩托車快速開回去賽博坦的市中心找議員,但是當他回到那裡他被當成殺死隊友的殺人犯。儘管他努力解釋,但議員的證詞完全聽進去人民腦裡。他意思到議員已腐敗....
"拿下那位的人頭重重有賞"議員指著Qing,人民紛紛拿起槍對Qing,Qing只好变形成摩托車開走,人民從後面追上但Qing開太快追不上只好放棄。
他開到無人所在的地方,变形成人型開始流淚。
"啊啊啊啊啊啊!弟弟伙伴啊!為什麼啊!普神告訴我!"痛哭流淚的跪倒,他跟本不是殺人犯可是人民不信任他此時......戰火發生了!博派和狂派展開了激烈的戰爭。
他不想參與戰爭,他只想好好的躲起來,隨著戰爭持續導致賽博坦逐漸衰弱,他的能量體不足時會去狂派那偷一點,某天在偷的過程遇到了Fall。
Fall追著他到廢墟裡,跟他打了兩天結果兩敗俱傷,原本Qing打算把能量體給自己用但是他給Fall用,因為他會對不起自己良心。
之後Fall跟Qing一起組成雙人組到處探索。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我終於完成了www然後這雙人組可能會多一個wwww忘了親媽ww @是Garny不是咖喱

评论 ( 2 )

© 是Garny不是咖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