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Garny不是咖喱

这里是沉迷小飞机们的美色的咖喱,小飞机和小跑车是普神的珍宝谢谢不接受反驳。杂食党什么都能吃刀糖不忌欢迎来找我玩谢谢。(请做好被各种破下限的段子糊一脸的准备谢谢)

Hey! Guys! It's party time!

自家小队的派对!来自F.P号上的穷开心呀!

---

“就是现在!去他流水线的派别!机生漫漫都给我今朝有酒今朝醉!”星颊一把揽住了身旁的汽车人,没心没肺的中立派高举手里的低纯大声笑着。
雪啸踉跄了一下,艰难的承受着来自星颊的噪音,神色有点难看:“星颊……!你这次要是再敢喝多了闹事以后的派对你就给我乖乖的去喝能量饮料!”

作为船上最年轻的塞伯坦人,鹫尾被星颊以庆祝成年礼硬塞了好几桶高纯,现在正有点欲哭无泪的接受着来自对方单方面的拼酒——最为年长的中立派让人出乎意料的酒品极差。作为上次对方三杯喝到处理器下线后差点毁了半艘飞船的事件的全程旁观者,年轻的殖民者不敢再小瞧面前这个刚刚到他胸口的seeker可以爆发出的力量,也让鹫尾每次看到对方和提纯后的能量沾边都无比紧张。
“鹫尾你放心,到时候如果她真的发酒疯了我们一起按住她。”雪啸带着一点安抚意味的拍了拍殖民者的肩膀,“她这次最多只能有五杯低纯,这个剂量就连幼生体都不会喝醉——”
“雪啸,”年轻人的声音带着一点绝望,“星颊她……不见了,还有我的一桶高纯。”
“……做好一级损毁准备…然后……让我们在这个飞船爆炸之前好好的品尝一下最后的高纯吧。”雪啸冷静的改口,坐在了星颊之前的位置上拿起高纯开始猛灌。
“等等——雪啸你冷静——你醉了谁来修飞船?!我不会啊!”

Spy一个人坐在自己的舱室内调试设备,他在星颊大声宣布派对开始的时候就已经默默的离开了现场,和往常一样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消失——作为一个霸天虎,Spy并不打算和船上的任何人打好关系。鹫尾和他的关系不错,但那也是建立在那个殖民者对于霸天虎干过的事一无所知的前提下,Spy并不认为那个年轻的殖民者会在见过了一个DJD如何行事后还不会在乎自己的派别。身为汽车人的雪啸一直在尽力避免和自己见面,这个被小个子的情报官标为可以理解,毕竟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这个所谓的“敌人”,在战争时期被铸造出来的他潜意识里敌视一切汽车人已经被深深地植入进了他的逻辑线路中。而那个没心没肺的中立派……估计就没有把谁放在眼里过。轻轻的摇了摇头,Spy把手下的螺丝拧的更紧了一点。
“我说为什么在哪里都找不到你,原来一个人躲进舱室里了吗?”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星颊靠在门框上,金色的光镜饶有兴致的盯着Spy手上的远程遥控小车。
看见Spy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准备放下手里的工作,星颊赶忙摆了摆手:“等等等等,你先弄完你手上的东西吧,看起来很精细的样子,反正绝对是不能半路放下来的样子啦。我等一下也无所谓。”
Spy歪了歪头,重新把注意力放回了面前的设备上。

终于接上了最后一条线路,Spy把手里的设备放在一边抬头看向门口,已经没有了seeker的身影。无人机习以为常的站了起来打算活动一下有点阻滞的腿部齿轮,抬头却被递到自己面前的一杯能量饮料给吓了一跳。
“怎么了小不点?被你星颊大人的体贴给吓到了?这可是我翻了好久才找到的给你这样的迷你机体用的杯子,虽然对你来说还是有点大,但是将就一下呗~”见对方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又不死心的往前递了递, "Come on, it's for party."
Spy沉默着接过了星颊手里的杯子,对方明显心情很好,还在哼哼着战前流行的轻快小调,低头在脚边的桶里里舀起一杯高纯,杯沿向着面前的霸天虎情报官微微倾斜:"Cheers ~ young guy."
Spy微微点头,掀开了自己的面甲,嘴角露出了一点点笑意:“Cheers.”

"For the peace."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是Garny不是咖喱 | Powered by LOFTER